独家分析特斯拉市值回归和当前的几项挑战

前几天写的一篇文章分析了关于特斯拉的一些问题,文章出来以后有一些读者反应比较强烈,就这个话题,我想借着「2030出行研究室」这个专栏再展开一下,重点来谈一谈当前特斯拉的市值回归(下行)、面临的挑战和跟随特斯拉之后的我国新造车企业面临的共性问题。

1)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汽车产业的周期性拐点

图1 全球主要车企的第一季度财报(法国的两家企业没查到净利润) 

2019年全球汽车市场,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比较大,而客观来说为了让2018年的年报好看一些,2019年Q1的情况有点像是为了2018年“洗个澡”,如图1所示,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大部分车企第一季度在营收和净利润上面出现了停滞,在全球主要市场(欧洲、美国和中国市场)整体车市表现依然严峻,表现出了低增长甚至负增长的状态。这次大环境的调整,把在过去几年一直向上的增长结构给破坏了,不少车企基于竞争需求,在全球投放的产能的使用情况都压低了,也客观导致了非优势车型的折扣率往上和后续投放车型的减少。这里我们能看到一些普遍的现象: 

l 车企开始严控支出,削减型谱中的车型数量,寻找优势车型;

l 车企开始控制人员,优化原有在动力总成部门的工程师数量,往新兴领域如软件、电气化和网联等部门增加人员;

l 车企在全球市场,寻找合适的支撑点,开始撤出一些不盈利的市场。 

因此对于成长中的特斯拉而言,目前在整个汽车产业受到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且主要经济体出现摩擦的时候,想要守住自己的位置,还希望出现爆发式增长确实很有难度。在特斯拉的原有战略里面,如下所示:

l 继续增加产品组合,构建Roadster、Model S、Model X、Model 3、Model Y的系列乘用车矩阵,同时在商用车上根据美国市场的需求推出半挂卡车和电动皮卡;

l 围绕大量用户,需要配置更多的快充充电设施,加大快充功率提高利用率,并在储能和光伏领域继续创造协同效应;

l 在欧洲、中国这样的海外市场进行大力的扩张,并开拓其他潜在的市场,把整个销售数字从50万往2020年100万(这个100万现在不提了)来走;

l 在自动驾驶领域,完成之前的允诺,往100万现有保有车型的Robot Taxi共享网络的构建。 

我们可以从总的产业周期角度来看,这种扩张性的策略在之前的整体产业往上走,并在资金、技术还有竞争对手都在持续不断砸钱的周期中,有着十足的理由。但在汽车产业的调整周期,整个过程就不是每进步一点就有鲜花和掌声,这里有个明显的迟滞效应存在。

图2 特斯拉的车辆产品矩阵 

2)研发投入的方向和解决关键性的安全问题

 从去年开始,特斯拉在整体的资金使用上就开始了收缩,所以会有削减门店、削减招聘团队和裁员举措,到了最近Elon Musk甚至提出要和公司新任首席财务长将亲自审查未来的所有支出。实际上我们看到特斯拉的历年研发费用总额基本是保持着增长的趋势,这主要是由于需要在三电核心部件、Autopilot开发还有自身的EE系统层面进行投入,由于季度的收入目前在45亿美金左右,相对而言研发费用占主营收入比例就比传统车企的3%-5%要高出很多。

图3 特斯拉的研发投入情况 

在这个问题里面,我们还要看特斯拉的开源能力,有关电动汽车市场的开拓,有几点是值得注意的: 

一,2018年,美国电动汽车的增量主要是由特斯拉所带动起来的,对于其他电动汽车产品有明显的挤压效应,但是我们看到公众并没有对插电式车辆和整体需求有大幅提升(这个增量主要是由Model 3所带来的),2018年市场需求激增也是一种需求挤压的状态,到2019年甚至影响到了特斯拉自己的Model S和Model X。而特斯拉对应的办法是通过租赁的模式,进一步降低门槛,然后添加Model Y去满足更多的需求,而根据美国实际市场的需求来说,是存在一定的天花板的。

图4 美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 

二,在欧洲和中国:特斯拉在全球范围内的增长比较稳定,如下图所示,在欧洲、中国的销量整体数据为1万台以上,在Model 3出来以前这个状态一直比较均衡。从2019年2月开始,Model 3交付在欧洲带来一波增长,持续性需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进行验证;而在国内进口过来的Model 3受到了很多因素的影响,目前在上海建设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受到了一些宏观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此外接连自燃事故引发的安全性疑问,都使得其在中国的前景要进行重新考量。 

l 整个中国电动汽车的市场,由特斯拉的自燃事故引发对于电动车安全性的忧虑,使整个产业的发展也受到了一些消极影响;

l 随着特斯拉在2016年之前累积下来的车型到了一定阶段,后续会不会还有潜在的安全事故将会是普通消费者关心的一点。 

图5 特斯拉在除美国以外的其他地区的收入  

最后再谈一下激进的Autopilot策略。从离开Mobileye自己开发软件,到离开Nvidia自己开发全自动驾驶芯片(Full Self Driving Chip),再把目标一步步提升至“到2020年,道路上将有超过100万辆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在没有人类司机的情况下运行”。这个前景也引发很多的思考——整个公司都在开源节流的状态下,在面向投资者的会议中把目标的时间和部署数量得的如何苛刻,有些不可思议。 

小结:

在5月份,特斯拉的股票价格跌进了200美金,在剧烈震荡之后一路往下走,这是大部分投资者也好、产业人士也好,很多人看不懂的地方。而2019年对中国的电动汽车产业也是有很多重大挑战的,第一季度的繁荣掩盖了很多的问题,所以某种大环境的力量也在牵动着每一个玩家,所以我们能够看到目前国内的电动汽车企业也是举步维艰,这里存在很多的共性问题。


作者介绍:

朱玉龙,资深电动汽车三电系统和汽车电子工程师,目前从事新能源汽车电子化工作,10年以上的新能源汽车专业从业经验,在电池系统、充电系统和电子电气架构方面有较深的认识和实践,著有《汽车电子硬件设计》,开设《汽车电子设计》公众号。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2030出行研究室

2030 Mobility Research Laboratory,中国首个全部由博士组成的汽车新出行深度研究组织。

  • 99116

  • 66

盖世大V作者

关于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技巧|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